加拿大签署《全球移民协议》

几天前,加拿大又同全球其它胸怀四海的左派政府在摩洛哥签署了一份联合国《全球移民协议》。该文件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全球性质的移民和难民管理协议,目的是鼓励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在移民事务上能够相互协作,收集及分享数据,合力打击人口贩卖和歧视移民的行为。

其实早在2016年,联合国全体会员国就已经就一份关于移民和难民保护的全球性意向声明达成了一致。该声明旨在保护全球由于战乱、气候变化或其它原因而不得不流离失所的迁徙者们移居其它地方的权利,而《全球移民协议》正是建立在之前那份声明之上的。为了发动全世界团结起来为迁徙者的福祉发挥集体的力量,联合国也是操碎了心。加拿大自由党政府作为白左世界的老大哥自然是当仁不让地签下了代表加拿大的名字,而加拿大的老大哥美国自然是早早地就向全世界宣布自己不会签署这份文件。的确,能做出在美墨边境修长城这种事儿的川普政府无论如何也不会在短短一年间就转了性的,跟随美国拒绝签字的还有澳大利亚和些许中南美和东西欧右派政府。截止至2018年12月13日,全球已有160多个联合国会员国签署了该协议。G7成员国中仅有美国明确表态拒绝签字,意大利仍在摇摆不定,其它五个国家都已经签署了该协议,其中包括了差点儿被难民折腾回原始社会的德国和法国,颇有点儿“你虐我千百遍,我待你如初恋”的意思。加拿大的立场自不必多说,而正忙着脱欧、明显准备将光荣的孤立主义进行到底、但是同时又大签特签《全球移民协议》的英国人的脑回路还真是有点搞不懂。至于日本,反正他们从来也不是移民国家;2017年日本政府共收到2万份难民庇护申请,最终只接收了20个,所以这次签字也就是表个态(其实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是这样)。那么问题来了,这份协议的签署国究竟有没有法律义务配合联合国发起的国际间涉及到移民和难民接受的一切事物?答案其实是否定的。

加拿大自由党领袖安德鲁谢尔、以及其它所有没在该协议上签字的右派政府其实都在理解该协议的存在意义和其实际的法律约束力上有所偏颇。该协议并不会像很多人担心的那样使独立国家丧失自主制订和行使移民法规的权利,同时也不会将国界化为乌有。就像国际移民组织主席米歇尔所罗门重要的事情重复了三遍的话语所说的那样:”该协议的签署国在没有经过本国移民权力机关审核和认可的情形下,没有任何法律义务放进任何一个移民进入本国”。签署国们需要做的就是在不歧视难民和打击非法移民上尽力而为,至于收不收移民,还得自己做主。当然,该协议也不是完全没用的花瓶,比如在递解非法移民的事宜上,政府间可以借由该协定更高效地达成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