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才流動對加拿大的重要作用

近日,2018年第二季度的加拿大移民數據報表新鮮出台。在這三個月中,加拿大的人口增長達到將近十六萬九千人,是自1971年以來的第二高點,其中超過82%的人口增長(約十三萬九千人)來自國際人口流動,僅有3萬人口增長來自自然生育。而在這些國際人口流動人數中,將近八萬八千人來自新移民;而在六萬多非移民人口增長中,人數最多的群體依次為工簽持有者,學簽持有者,和難民申請人。對於一個人口和勞動力增長幾乎完全仰仗移民的國家來說,這是一個了不起的現像。
這一前所未有的人口增長幅度也同樣成功地抵消了在這一季度中同樣出奇高的人口死亡數字(將近六萬八千人)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以加拿大全國人口總數來看,在這一季度中的自然增長數量(自然出生減去死亡人數)為歷史上第三低。然而在新斯科舍省和紐賓士域省,死亡人口卻超過了出生人口,然而多虧了應運而生的大西洋省份實行計劃的移民項目,才使這兩個省份並沒有受到自然人口減少的衝擊。在魁省,安省和BC省這三個加拿大傳統最受新移民歡迎的省份中,大家同時見證了破歷史記錄的非移民國籍人口流動增長,分別為19,506、28,329、和8,189人。
在國際人口流動中的非移民人群裡面,工作簽證持有者無疑是最重要的,即便是學簽持有者暨國際留學生在畢業之後大多數也會轉變身份為國際勞工,繼續為加拿大經濟作出貢獻。除了留學畢業生們,加拿大外來勞動力的另一大來源就是美國和墨西哥公民。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給予了美加墨三國公民可以通過簡便快捷的渠道申請、在有雇主聘請的前提下進入任意一個國家工作,而加拿大的一些行業更是仰仗著這一政策受惠不少。然而自川普入主白宮以來,美國就不斷提出修改NAFTA,並從2017年8月份開始重新啟動了對於NAFTA中部分約定的談判。經過一個多月的協商,三國領導人終於在9月30日就全新三國協定的框架(命名為美墨加三國協定(USMCA))達成一致。而移民利益相關人士最關心的外籍勞工條款所幸沒有太大變動,以加拿大的視角來看,加拿大本地企業仍然可以自由聘請美國和墨西哥籍的技術工人,目前共有六十多個行業的雇主可以從中受惠;而美墨的雇主同樣可以自由聘請非本國勞工。由於川普的當政之本就是優先美國制造,優先美國員工,很顯然,美國對此結果並不是很滿意,但是也無奈同意簽署最新協定。加拿大的談判人員居功至偉。